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808|回复: 0

原谅我们爱的清浅 vsassqhr

[复制链接]

9350

主题

9350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8207
发表于 2019-10-9 14: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搅拌着手中的咖啡勺,微笑的望着对面滔滔不绝的人,心里默默的给他打了一个叉。   

  在一个小时之前,我们不认识。一个小时之后,我觉得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喝咖啡。   

  对不起,第23次相亲又以失败结束。   

  刚回到家,纪锦年就打电话过来。他问我消失的那两个小时里是不是又去相亲了。我说是,然后他就挂了电话。   

  手机里循环播放那英的《出卖》,哼着你的多情出卖我的爱情。纪锦年出现了。抓起我的手臂,他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我,不停的问我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明明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去相亲!   

  拍掉他抓我的手,我想我的眼神是轻蔑的。我说“既然有男朋友不能去,那我们分手好了。”同时心里在想,这是跟纪锦年在一起五年中的第五次分手了。   

  好笑的望着我,我不觉得他的眼神中会流露出痛苦。要知道,女人如衣服,而衣不如新……简单回答一句好,纪锦年摔门而出。   

  拿起手中的白水,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我不打算去追纪锦年,因为三天后他一定会回来。每每如此。   

  耳畔传来“那么多年得意忘形闭起了眼睛,还以为握紧了一块安稳的水晶……”   

  再见到纪锦年是三天后,打开房门,就见他抱着一大束白玫瑰倚在我家门口。将手中的花交到我的手上,他说“依依,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凶。”   

  嗅了嗅手中的花,还有花香,应该是今天早上买的。“纪锦年,你知道白玫瑰花语是什么吗?”“嗯?”   

  将手中的花抱好,冲着纪锦年微微一笑。我记得他说过,他最喜欢看到我笑。   

  我说“纪锦年,我们去吃沈记包子好不好”纪锦年笑了,嗯,就跟第一次相遇,我抢了他的包子时笑的一样。那时就想,怎么会有这样的傻蛋。后来才知道,这叫温柔一笑,是纪锦年勾搭妹子的必杀技。   

  在没遇到纪锦年时,我的人生就是努力向上!遇到他后,我学会了打各路的BOSS。嗯,如果没有发现他枕边那一根直直的长发时,我相信世界是和平的。还记得那一天我强忍着心中怒火,一脸天真的拿起那根头发跑到洗手间。举起头发给纪锦年看,还顺便装蠢的歪着脑袋跟他说“纪锦年,你看,我发现一根长直发。你找找我头发上还有直的吗?”   

  抓起我手中的头发扔到洗漱台,他说“依依你一头卷发,很难找的。”我哦的一声结束对话。然后在纪锦年世界里消失了七天。   

  再见到我时,那时的我正跟一个笑起来一脸阳光的男生吃西餐。在男生问我蚂蚁有几颗牙齿时,纪锦年出现在了我的对面。   

  他问我在干嘛,我应该感谢我的诚实。当时脱口而出我在相亲。在一起一年,第一次看到纪锦年脸上生出怒气。他低头居高临下的告诉那个和我相亲的男生“我是她男朋友,所以你们没必要相亲。”男生看看我看看他,知趣的走了。看男生要走,我立马抢话“我要是和他分手了第一个找你啊”男生也很给面子,回头冲我一笑道“好。”我赞叹,笑的还真是风情万种啊。   

  看我还在依依不舍望着男生,纪锦年好看的脸隐隐有一曾黑。他问“乔依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在相亲。”   

  “可是你有男朋友!”   

  “那你也有女朋友,可是枕边为什么有别人的头发?”   

  “那是有个朋友喝醉酒,恩,你见过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一头紫发很招摇的那个。”   

  “所以,你就让她睡在你专家解读白癜风的治疗会花掉多少钱的床上?”   

  “嗯,我……”   

  “纪锦年你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我相[url=http://www.p北京哪里有治疗白癜风医院ifubing999.org]郑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url]信你一定跟她有什么,可是,我自作聪明的觉得纪锦年是个好人。   

  一年后,在一起的第二年情人节。纪锦年打电话“依依,我今天有点事不能陪你。我送的花你收到了吗?”   

  “嗯,收到了。谢谢。你忙吧。”忙着跟你的新欢在的撒餐厅吃着情侣套餐吗?   

  问服务员要了一杯加冰的水,放下手中的刀叉,我跟死党说上趟洗手间。在去的途中不经意路过纪锦年的餐桌。我装着一脸惊奇的大呼“你长的真像我男朋友,他叫纪锦年!”   

  听到我的话,整个餐厅瞬间从甜蜜氛围降到零点。纪锦年无措的抓着我的手说“依依,你听我说,这个我可以解释。”   

  死党小方过来,抓起红酒杯就泼到纪锦年的脸上。小凌四处找着杯子,应该是也想淹了纪锦年吧。   

  替纪锦年擦干净,从始至终我都是温婉的笑着。我说“纪锦年,你不用解释了,因为你解释了我也不会听,听了我也不会信。”   

  说完,回过头给坐在椅子上吓傻了妹子当头一杯冷水。“姑娘,抢人男友是会死全家的。”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餐厅。   

  纪锦年想拦住我,无奈,带着两个女汉子,他近不了我的身。   

  从此以后,我有个挂名的男朋友,然后到处相亲。   

     

  到了沈记,我点了两大笼小笼包。而纪锦年始终笑望着我。吞下嘴里的包子我问“纪锦年,你怎么不吃呀?”   

  他说“看着你吃就好。”   

  低低回答一声哦,就没再理他。吃过饭我说“纪锦年,你还敢不敢跟我取鬼屋啦”   

呼和浩特白癜风专科医院哪里好  “只要你开心,哪里都敢去。”   

  走在黑森森的路上,有时伸手还能摸到逼真的骷髅。一直往前走,忽然一个白色人影出现。纪锦年下意识的想要牵起我的手,却握了个空。   

  抓住那个白衣鬼我问“你这衣服在哪里能买到啊?嗯,我建议你可以在嘴里弄点番茄酱,白颠病多久开始扩散饿了还可以吃。”   

  受不了我的啰嗦,白衣鬼翻个白眼消失在黑洞中。纪锦年也抓着我的衣领拖着我走。出了鬼屋,纪锦年道“依依,你变了好多。还记得上次来时你挂在我身上,拔都拔不下来。”冲纪锦年翻了个白眼,看看已经上灯的城市,我觉得很适合来个浪漫的摩天轮。   

  纪锦年,我怎么会忘记,在那一天出了鬼屋,你紧紧握着我的手然后跟我说“乔依依,我喜欢你。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在一起。要么我追你,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听,立马跑起来。我说“纪锦年,我跑了,你来追吧。”   

     

  驻足在摩天轮下,我回头望望纪锦年。有些时候,在一起五年的人,一个眼神就会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接收到我的眼神,纪锦年立马回身买了票。   

  踏上熟悉的摩天轮,我手指一个方向。“纪锦年,你看,那不是我们曾经说的要买的房子。”   

  纪锦年从背后抱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上。他说“他记得,只是咱们去看房的时候,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   

  凝望着在空中绽放的烟花,我说“是啊,并没有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15 01:23 , Processed in 0.28973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