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37|回复: 0

羞花美人

[复制链接]

7686

主题

7686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189
发表于 2019-10-9 14: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羞花美人
      
   
    某日,天气不错,太阳暖暖地晒得人惬意得很。那观世音菩萨独坐紫竹林的紫竹苑里,嫌那亭子碍她晒太阳,挥挥手把它变没了。面前的石桌上放着她的净瓶和一碟香茶、几碟果子。观世音晒着太阳,就着果子,品着香茶,手捧一本经书,看得津津有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是果子吃没了,茶也喝淡了,观世音觉得有点腰酸背痛。于是她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了个呵欠     
    菩萨到底是菩萨,何曾干过这种粗活。几锄头下去,已经是娇喘吁吁,香汗微微,再一锄下去,刨出来时,阿唷!土里有什么在蠕动!定睛一看:一条蚯蚓?再定睛一看,啊!不好!是半条蚯蚓!
    “阿唷!罪过!罪过!”菩萨见伤了性命,赶紧放下花锄,找到另半条蚯蚓,捧在手中,回到桌前。
      
    桌子上摆得满满的,只得放在经书上,心里想,拿什么接好它呢?想了半天也没想到。眼见那两截蠕动得越发弱了,菩萨一着急,突然灵机一动,移开茶碟,把书拿起来将蚯蚓倾在碟子的空位上,然后从那经书的空白处小心地撕下一小条来,然后 把书随手一放。阿唷不小心又碰翻了净瓶,把甘露洒了一桌子,那两截蚯蚓也炮在露水里。于是菩萨又手忙脚乱地扶起净瓶,收拾被弄湿的经书,心里直嘀咕:“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净出岔子!”
      
    小心翼翼地捧起那两截蚯蚓,用经书上撕下的纸带缠好,口中念动咒语,那蚯蚓又恢复成完整的一段,只是那纸带与身体融为一体,这蚯蚓便凭空地多了一段白。
      
    “好了!你回去吧!”菩萨把蚯蚓放到地上,却见那虫子并不离开,而是对着她摇头摆尾。菩萨觉得有些蹊跷,于是掐指一算,微露笑容,“原来你想下界为人,那我就帮你一程吧!”......
      
      
    话说那蒲州永乐县有个独头村,村东头有户杨姓人家,杨老爷在衙门里做司户,杨夫人在家相夫教子,夫妻俩恩爱有加,日子到也颇为富足,其乐融融。近日里杨夫人即将临盆,杨老爷便告了假,在家专等夫人生产。
      
    这日半夜,杨夫人忽觉肚子里开始发作,忙推醒老爷,老爷不敢怠慢,披衣下床,唤来产婆,自己在房外等候。
      
    寅时,室内突然白光大放,连院子也被照亮,草木纤毫毕现,连地上的蚂蚁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情景,到好象月亮落到自家屋子里一般。老爷心里大骇,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时,突然听到有婴儿哭声。产婆开门招呼老爷:“恭喜老爷,是位千金,粉嫩得紧!”老爷一听又是个姑娘,心里便有些不快,可再想到方才那如月光般的光芒,心想也许这孩子不寻常也不一定,就赶紧进屋。夫人一见老爷,便流泪道:“老爷,我真没用!又是个丫头!”
      
    老爷赶紧劝慰爱妻“丫头也好!丫头也好!”说着从夫人身边捧起婴儿。只见那孩子粉雕玉琢,明眸善睐,见了老爷忽然绽颜一笑!这一笑不打紧,把旁边的产婆吓了一跳。“哎呀,我的乖乖!我接生过的娃儿何止成百上千?可从未见过这生下来就会笑的!刚才她出来之前,这屋子里着实亮了一下!老爷你可曾看见?晃得我睁不开眼哩!要我说,这娃娃要么是神仙下凡,要么是魔障转世呢!”
      
    “你胡说些什么?银子不会短你半分毫!你别乱嚼舌头!”老爷气恼地叱道。
      
    “哦,哦!是的是的!”产婆立刻点头如啄米,:“老爷,照我的经验,这娃娃大了定是个美人哩!您看她的眼睛,她的嘴,多漂亮!哦,老爷我想起来了。”产婆从老爷手中抱过孩子,解开扎好的襁褓,“老爷,您看!”只见那孩子的小腰上,有一段皮肤晶莹如玉,光滑如缎,颜色自是比其他地方白嫩许多,整整在腰上环了一圈。“老爷您看,奇是不奇?”产婆啧啧地。
      
    杨老爷仔细端详着挥舞着小手小脚的孩子和孩子身上那圈如玉环般莹白的皮肤,联想起刚才那眩目的光芒,心中愈发觉得奇怪,愈奇怪就愈害怕,楞了半晌,忽然捧起孩子就往外走。
      
    夫人一直听着产婆和老爷说话,眼见着老爷的脸色愈发地阴沉,现在捧着孩子要走,她明白老爷要做什么了,赶紧拉住老爷的衣服:“老爷,老爷,合肥好白癜风医院电话不要啊!她不是妖怪,不是妖怪啊!”老爷铁青着脸,并不搭理夫人,只是捧着孩子要走。夫人一急,从床上滚了下来,下体汩汩地流出鲜血来。产婆大惊:“老爷!老爷!夫人出红了!”老爷回头看见,一跺脚,把孩子放下,把妻子抱回床上,产婆手忙脚乱地止血,给产妇清理身体。
      
    忙碌了一个多时辰后,终于,一切又恢复平静。夫人泪流满面地对老爷说道:“老爷,我怀了她十个月,我知道她不是妖怪,不是妖怪!她是我们的女儿啊!你看,她多好看,怎么会是妖怪呢?不会的,不会的!”极度的激动和疲倦使夫人说了几句话就喘息不止。
      
    那产婆本是个吃斋信佛的人也明白刚才老爷是打算毁掉孩子。自己的几句话几乎断送一大一小两条命,心里也颇觉得自己失言,这时候也赶紧补救:“是啊是啊,说不定这孩子是仙女下凡呢,说不定她以后会大富大贵呢!哎呀老婆子的嘴巴就是没遮拦,老爷,刚才我说错了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一般见识啊!”
      
    杨老爷原本也是个心慈软肺之人,这忙乎了大半天之后,情绪也慢慢冷静了下来。看着泪流满面、喘息不止的爱妻,也不忍心再使她伤心;再看看那孩子,大人闹得不可开交,她却自顾自地睡着了。还不时地咂吧咂吧小嘴巴,拧一拧小眉毛,抽一抽小鼻子。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一种难以言状的父爱油然而生。再想想自己一个多时辰以前的举动,杨老爷惊出一身冷汗。白癜风诱发因素是啥他伸出手,抚了抚孩子红红的小脸蛋,说道:“这孩子,腰里自带玉环,我看我们就叫她玉环吧,你说呢?”他转脸问妻子。夫人见老爷瞅着孩子默然许久,心里正惴惴不安,忽然听他这样问自己,不由得喜笑颜开:“老爷,你是要留下她啦?”“是啊,她是我们的女儿啊!”“哈哈,老爷,真好!叫玉环,好!玉环,玉环!”
      
      
    这几日宫里的气氛颇沉寂,上至王公大臣,下到太监宫娥都小心翼翼,大气不出,生怕一不当心招来杀身之祸。皇上最宠幸的武慧妃在病了数月后终于香消玉陨,与世长辞。谁都知道皇上此刻,烦着呢!他咳嗽一声,都有可能人头落地,谁还敢惹他心烦?只有那高力士还敢劝慰皇上几句。
      
    “皇上,您用点膳吧,您已经好几天没好好进膳了!”
      
    只见皇帝愁眉紧锁,“力士呀!朕这心里呀,唉,实在是没胃口啊!”
      
    “皇上,我知道你这几日心里烦闷,茶饭不思。可是娘娘她已经驾鹤西游了,这人死不能复生,您保重龙体要紧啊!我为您准备了点清雅小食,只是几味脆生生的蔬果清肴,您,尝尝?”
      
    那皇上确也很有几日没好好吃过东西,此刻腹中也实在有些饥饿。看看那桌上摆的几碟精致小食,红的鲜艳夺目,绿的青翠欲滴 ,黄的晶莹剔透,颇为诱人,便拿起筷子,慢慢吃起来。
      
    高力士见皇帝开始进食,心里也很高兴, 便说:“皇上,让力士为您把盏,你喝一杯?”
      
    一听这话,皇帝拿着筷子的手,停了一下,慢慢地又重将筷子放回桌上,长叹一声,脸上竟满是惆怅之色 :“想那武慧妃在世时,闲暇之日,我与她或歌或舞,饮酒作乐,是多么惬意的事啊!如今红颜不在,无人再为我歌舞,我哪还有心情喝酒啊!唉!”
      
    高力士见皇帝停了筷子,就知道自己多嘴了,又听他说出如此一段话来,心中想:“这宫中的乐师舞娘还少了么?怎么就无人歌舞了?”转念又一想,“哦,这皇上是想找一个武慧妃的替代之人啊。”
      
    人说好奴才是主子肚子里的蛔虫,主子想什么 他全知道。这高力士也真是个好奴才,皇帝的心事他到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但如此,还开动脑筋,帮主子搜寻起合适的人来。
      
    “皇上,您这是觉得寂寞了。奴才到想起一件事来。有一日奴才听说寿王妃姓杨名玉环的,容貌端正,粗通音律,能歌善舞, 不如招她进宫来,给您跳一两曲解解闷?”
      
    高力士说这话可是斟酌了半天的。要知道,这寿王妃就是皇帝的儿媳妇,让儿媳妇来给公公解闷,这话要是说得不妥当,咳,咳咳,这也太那个了点 !
      
    “哦?她通音律?”皇帝一听来了精神。这皇帝是精通音律之人,却常常有找不到知音之感。因为他贵为天子,谁敢造次?因此,他最渴望的,就是有人能与他共同探讨音乐。
      
    “是啊皇上,据说还很不错呢。不过奴才也只是听说,没见识过。”高力士到底当了多年的奴才,没忘记为自己留条后路。
      
    “好,宣她来见联!”
      
      
    “寿王妃,皇上正赏花呢。奴才这就去通报。”高力士满脸堆笑。自他进宫,见过的美女娇娃何止数千?可象眼前这美人般娇媚的,还从未见过。“小心伺候着吧,说不定将来人家是娘娘呢。”深知皇帝主子脾性的高力士想。
      
    “皇上,寿王妃进见。”
      
    “哦,宣她进来。”皇帝走了凉亭中坐下。
      
    “寿王妃见驾     
    皇帝只见一盛装女子微低着头,由花间小径娉婷而来,环佩丁冬,香风习习,所经之地,怒放的鲜花似乎微微颤动。
      
    “寿王妃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杨玉环仍低着头。
      
    “哦,平身,赐座。”......“寿王妃,你抬起头来。”皇帝看不清她的脸。
      
    杨玉环慢慢地抬起头,皇帝楞住了,不,似乎是世间万物都楞住了。
      
    可是还有个人没楞住,那就是好奴才高力士,他一直观察着二人呢!这一瞬间,他发现整个花园都有些异样。仔细一看,怎么刚才还怒放的花都闭合起来了,他大惊,忙低声说“皇上,皇上,您看,这满园子的花......”
      
    “哦?哦!真是羞花之貌啊!”
      
      
    人说“万事分已定”,自是不假。那杨玉环自出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不是个普通的女人。她的美貌使她进入皇宫,而她的聪颖和多才多艺将将皇帝牢牢地吸引在她身边。
      
    “玉环,联这首曲子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
   治疗白癜风花费得多少   
    “皇上,玉环才疏学浅,实在是想不出来,不过玉环到是为这首曲子编排了舞蹈。”
      
    “哦?好啊!跳来联看看,联亲自为你琴。”
      
    “谢陛下!那臣妾就献丑了.”
      
    于是,大明宫内,大唐皇帝陛下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居然如乐师般如痴如醉地弹奏起来。而杨玉环也轻舒玉臂,慢摇柳腰,舞将起来。只舞得满室生辉,如同一片彩霞,摇落人间;又似一片羽毛,随风旋转。
      
    一曲终了,美人娇喘吁吁,香汗微微。
      
    “玉环啊,你舞得联眼花缭乱啊!哈哈哈哈哈哈......”皇上展颜大笑。
      
    “谢陛下赞扬!玉环还怕陛下不喜欢呢!”美人娇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15 00:10 , Processed in 0.2376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